张家港在线
别笑!张家港这家医院不是你想的那样,这位女医生有话要说...
来源: 张家港城事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13 07:16:26
特别提示:近年来,白衣天使妙手仁心的事迹经常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,但精神科医生却始终默默无闻,他们是医生中的“弱势群体”,他们面对着更为紧张的医患关系,还要承受外界对他们的误解。

近年来,白衣天使妙手仁心的事迹经常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,但精神科医生却始终默默无闻,他们是医生中的“弱势群体”,他们面对着更为紧张的医患关系,还要承受外界对他们的误解。

近日,小编走进张家港第四人民医院

听二病区主任张淑芬医生讲述了她自己的故事。

精神疾病有什么可笑的?

张淑芬出生于山东,1996年,她从齐齐哈尔医学院毕业后就进入张家港市第四人民医院工作。

其实,在2015年之前,张家港市第四人民医院有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——康乐医院。

1985年8月,张家港市康乐医院建成并投入使用,是全市唯一一所精神专科医院。2015年,康乐医院正式更名为“张家港市第四人民医院”,“康乐医院”这个名字由此退出历史舞台。

“以前在介绍自己工作单位的时候,总会有人投来异样的眼光。”张淑芬告诉城事小编。康乐医院、小河坝路……有时被人编成段子,拿来开玩笑。在医院工作二十多年的张淑芬对这样的段子很排斥:精神病人更需要被尊重和关怀,而不是被歧视和取笑。

任何疾病都能得到朋友的同情和祈祷,为什么大脑出毛病了就不能?喜剧演员鲁比·怀克丝在TED(环球会议)上有一场著名的演讲——《精神疾病有什么可笑的》。当时活力四射的怀克丝,早被诊断出临床抑郁症,但在演讲台上,她用幽默十足的方式敦促我们正确认识精神疾病。

如果说精神病人处于社会的边缘,那么精神科医生也成了医生中的“弱势群体”,他们的职业不那么光鲜亮丽却任重道远。

除了器械、药物,他们更需一颗温暖病人的心

在张淑芬参加工作的前几年,医院只有包括她在内的三名精神科医生,人手少任务重。

“精神科医院比综合医院更复杂,来这里的病人大部分无法表述清楚自己的病况,还会掩盖自己的病情。”张淑芬说。面对不能正常交流、没有正确思维、丧失理智的病人,必须要对他们的症状作出及时准确的判断,区分出哪些是“真”哪些是“假”,这就需要医生有丰富的临床经验。

张淑芬负责的二病区有七八十个病人,妄想、暴躁、抑郁……是她每天需要面对的关键词,在外人眼里会出现的各种惊恐状况她都习以为常。她觉得自己更像是幼儿园里的细心阿姨,每天八点准时出现在病房,询问病人睡眠如何、饮食是否正常、有没有按时服药……精神病人会受幻觉和妄想的支配而缺少自控力,经常出现失去理智、不配合治疗、拒食拒药等情况,对此,张淑芬需要更加耐心、细致。

精神病人在发病期打骂医生是常有的事情。同事的一场经历让张淑芬至今都胆战心惊。当时一位就诊的病人身后藏着一把刀,随时准备攻击人,好在当事医生处惊不变,凭着经验让病人放下了防备。张淑芬自己也曾因拒绝了女病人无理的要求,对方就疯狂地砸向她的电脑。

病人的过激行为对精神科医生来说,是威胁到生命的一颗不定时“炸弹”。此外,有些病人还会长期无理谩骂医生。张淑芬也曾为此感到委屈,但是为了这份事业,她都选择坚强面对。

精神科医生的酸甜苦辣

为了更好地照顾病人,张淑芬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医院“心语桥”工作室的公益活动,她也经常参与其中。

我市一男孩亲眼目睹父亲触电而死,形成了很大的心理创伤,张淑芬放弃了业余的休息时间,前去他家中进行哀伤辅导。她一点点地了解孩子的心理动态,一次次试探性地给予疏导,经过多次针对性的辅导及绘画治疗,孩子从抗拒她到敞开心扉,脸上重现了笑容,回到了学校。对此张淑芬的内心无比喜悦。

并不是所有治疗都让张淑芬有成就感,精神疾病的治疗不像外科,一场手术就有可能痊愈,精神疾病患者得不到控制或受到刺激,就会再次发病。张淑芬说:“精神科医生可能也是医疗体系里成就感最低的职业了。”

精神病人常常被社会冷落,连家人也会放弃,很多患者在医院一住就是几十年,常年没有亲人来探望,他们也渴望着亲情和友情。看到这些病人,张淑芬也会感到心酸,在他们身上倾注了更多心血。

2014年,第四人民医院(精神卫生中心)易地新建项目被列为政府实事工程,目前进展顺利。很快,张淑芬和她的同事将搬入新医院,更加完善的医疗设备能够满足全市居民的精神、心理卫生医疗需求。

张淑芬和她的同事们,始终满怀热忱地来修复精神病人破碎的心灵,努力让他们走出生活的阴霾,找回自我,回归社会。

“我希望被我服务的精神病人能够尽早摆脱酸、苦、辣的折磨,尽早享受精神健康的甘甜。”张淑芬说。

小编呼吁大家能对精神科医生

给予更多关注和尊重。

为张医生点ZAN!

张家港新闻 更多>>

第一视线 更多>>